南粤·体育城记④ 湛江民间足球风起云涌:“足球美妈”称冠全运、村民众筹自建球场……

在广东足球历史版图上,广州、梅州、湛江被合称三大足球之乡,呈三足鼎立之势。足球一直是湛江的传统优势项目,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培养了大批足球人才。

在这片足球热土上,绿茵名将辈出,新星不断涌现。陈福赉是湛江第一位男足国脚,关至锐也曾在1976年代表国家队出战亚洲杯。在今年7月的东亚杯上,“后生仔”陈国抗接过前辈们的接力棒,时隔多年有湛江籍球员再次入选国家队。

湛江女足同样人才辈出,上世纪90年代,湛江“半球”女足曾红遍南中国,谢彩霞、洪雯为广东女足主力,谭茹殷曾代表中国女足参加2015加拿大世界杯、2016里约奥运会等大赛,罗桂平、林宇萍、陈巧珠三名湛江姑娘去年也曾征战东京奥运会。

湛江市足球协会主席陈曙峰表示,中国足球的希望在基层,基层足球的希望在乡村。湛江乡村足球底蕴深厚、氛围浓厚。近年来,雷州、廉江、吴川、徐闻、遂溪、坡头、麻章、开发区等地的基层农村自发组织、自筹资金举办了“迎春杯”“贺岁杯”等足球赛事,踢足球、看足球已成为湛江农村过年的传统节目。湛江的民间足球热潮数十年绵延不断。

在湛江的业余足球界,一群“足球美妈”正风靡绿茵场,她们英姿飒爽、脚法细腻、配合默契,吸引了无数男粉丝的追捧,想要与她们切磋技艺得提前排队预约。不跳广场舞只爱踢足球的“足球美妈”已成为湛江足球最靓丽的风景线。

这群“足球美妈”最年轻的38岁,最年长的48岁,是2021年陕西全运会广东代表团的首金获得者。在第十四届全运会群众组足球项目五人制女子乙组(老将组)决赛中,由湛江锐虎足球俱乐部组建、以赤坎区老女足队为班底的广东队以8比4战胜天津队,收获广东代表团在女足项目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全运会冠军,同时也是湛江第一个足球项目全国冠军。

陈曙峰用“三个充分体现”诠释了这枚金牌的意义:“充分体现了湛江足球深厚的传统底蕴,充分体现了湛江足球坚实的群众基础,充分体现了湛江足球人顽强的拼搏精神。”

48岁的汤静怡是这支冠军之师的队长,她以8球成为最佳射手。谈到与足球的缘分,“汤姐”回忆道:“我们这些姐妹在小学五六年级就一起踢球,当时是赤坎女足,但高中时队伍就散了,有人踏上职业足球的道路,有人专攻学业,工作创业,结婚生子。”

20年后,生完二胎的汤静怡希望通过运动重塑身材,在尝试拉丁舞等运动后,还是认为足球给予的快感最为酣畅,于是叫来儿时的小伙伴,一同追寻童年的那份美好回忆,重燃对足球火热的爱。如今这支妈妈级别的女足队已组建近十年。

在汤静怡眼中,这是与足球最美好的重逢,也让姐妹们的人生绽放出更璀璨的光彩。“踢球最大的收获是健康和心态,踢一场球,出一身汗,就会完全减压,什么事都不会放在心里,一笑而过的感觉特别棒,真正遇到事情也不会选择逃避”。

对于平均年龄超过40岁的“足球美妈”而言,一场球赛足以让她们忘记年龄,“我们在大街上摔倒可能会很尴尬,但在球场上可以放肆地笑,放肆地摔倒,摔倒了就躺在草皮上哈哈大笑。我虽然48岁了,但我的心态只有18岁哦!”汤静怡边笑边说,享受其中的快乐完全超越了年龄的界限。

“足球美妈”目前保持一周三赛的节奏,通过以赛代练的方式,在体能、传切配合和默契度上丝毫不逊色于对手。“我们速度和身体对抗上可能不如男球员,但我们更自律,打法更加灵活多变,把每一场球赛都视为一场战役认真对待”。

“足球美妈”常年在湛江、深圳等地征战,对手为清一色的男足,汤静怡调侃这些三四十岁的对手为“小鲜肉”:“与他们踢比赛,我们体力和技术都不比对手差,在那一刻我真的已经忘记自己多少岁了。”

她们畅快地笑,愉悦地唠着家常,直言一周不踢球就浑身难受,将彼此间与足球的不解之缘娓娓道来,仿佛一瞬间又回到那个情窦初开的花季。

何锡杰1328元、何亚海1000元、何裕彪508元、何兴和200元、何永兴100元……在吴川市覃巴镇安裔村的安裔众筹大球场的门前,石碑上镌刻着全村集资兴建球场的“芳名志”,诉说着村民共筑乡村足球梦的点点滴滴。

2004年7月28日,安裔村近900名村民在村小组的带领下,齐心协力修建了安裔足球场,并组建了安裔足球俱乐部。2019年6月1日,覃巴足球运动协会正式向社会募集资金,最终共有46人和6支球队参与众筹,众筹资金为992399元。在百万元众筹资金的助力下,泥土场变成人工球场只耗时三个月,但背后却是安裔村几代村民共同努力、追逐梦想的结果。

在2004年的募捐中,当时只有9岁的何锡敏将仅有的5元零花钱全部捐出,在逐梦的道路上,足球改变了他的一生。他走出安裔村,如愿考上华南师范大学,并完成体育教育专业本科的学业,如今已是深圳实验学校的体育老师,也是安裔村足球队的主教练。

回首这段记忆,何锡敏告诉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安裔村是覃巴镇足球底蕴和足球文化较为丰富的村庄之一,“足球是孩子们快乐的源泉,村民筹资建球场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有活动踢球的场所,给乡村青少年搭建起属于他们的足球梦,也让覃巴镇的足球爱好者有一个运动竞技的平台”。

据覃巴镇足球协会副主席杨华林介绍,安裔众筹大球场依照“公益为先,发展为主,经营为辅”的理念,志在推动覃巴镇足球的蓬勃发展,“希望将全镇的足球氛围凝聚在此,通过小据点的爆发带动全镇足球的发展”。

湛江市足球协会秘书长洪国春用胶片记录了湛江市春节期间草根足球的火爆景象:“‘迎春杯和‘贺岁杯已成为湛江乡村传统节日文体活动的主打节目,在吴川和雷州等地,比赛以乡贤赞助的海鱼、山羊和鸡鸭鹅等实物作为奖品,踢一场足球玩玩已成为湛江地区的农村节日、入伙、结婚、宝宝满月时年轻人庆贺娱乐的标配”。在9月初刚刚结束的吴川市足协杯决赛中,在线累计观看人数超百万人次。

2002年韩日世界杯,中国队首次晋级世界杯正赛,全面点燃了覃巴镇足球运动的热情,在镇政府的支持下,由吉兆村牵头举办了首届覃巴镇“贺岁杯”足球赛。2005年安裔足球俱乐部成为赛事主办方,同时赛事更名为覃巴镇“迎春杯”足球赛。

自此,“迎春杯”成为覃巴镇春节期间传统的体育赛事,通常从农历二十五开始连战十天,参赛球队从最初的10支扩军至32支,赛制也升级为“预选赛+升降级”,今年赛事将迎来第20个年头。安裔足球俱乐部逢年参赛,并在2018年首次夺得冠军,等待16年后终偿夙愿。

足球还改变了覃巴镇一些不良少年的命运,覃巴镇足球协会主席何笘和讲述了村里“飞车党”少年的变形记。“曾经有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年迷途不知返,整天开着摩托车打打杀杀,以为那才是他应该追求的生活。我们发现他胆识过人,且身体敏捷性极强,有潜力可挖,于是就劝他加入到足球行列,并找机会让他在足球专业队待了一段时间,把基本功练扎实。最后他凭借足球特长考上大专,可以说是足球挽救了这个走向迷途的少年”。

在何锡敏看来,足球的传承是不可忽视的:“如果他有足球情怀的话,他也会去引导下一代,这样村民的整体素质就慢慢提高了。这是乡村足球的另一深层意义,我们可能无法改变大的方向,但可以力所能及地让身边的足球爱好者动起来,在局部发力引导孩子们走上正能量的方向。”

吴川市足球协会不断推进吴川村、镇、市三级联赛,协会主席何超炜介绍:“乡村足球是乡村振兴和乡村文化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前春节期间村镇赌博、斗殴事件层出不穷,但‘迎春杯足球赛开办以来,团聚看球已成为村民生活的‘例牌’,乡村陋习也逐渐杜绝,足球在乡村振兴、推动新农村建设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北边是村房,两边是荒草地,在并不标准的七人足球场上,高屋村小学的校队球员正在紧锣密鼓地训练,不时有人骑着摩托、穿着球衣过来围观。

虽然是真草足球场,但场地坑洼不平,中间夹杂着成片的沙地,孩子们的每一脚怒射都会掀起一阵尘土。可以想象,一场大雨就可以让球场瞬间变为“菜地”。虽然场地条件有限,但丝毫不能阻挡孩子们踢球的热情,你争我夺,挥洒汗水,喜笑颜开。这块填平鱼塘而建起的球场,外加四个足球、几瓶矿泉水、半袋划线的白灰粉,共同筑起高屋村孩子们的足球梦。

在高屋小学,吴川市足球协会副主席、高屋足球俱乐部负责人高华新向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介绍了高屋村校园足球的发展史。高屋小学是首批“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拥有占地1.6万平方米的规范化运动场。有了训练场地,孩子们每天都会训练踢球,风雨无阻。

该校多年来一直坚持开展校园足球,以“校园足球,人人参与,提高球技,健康快乐”为指导思想,让越来越多的孩子参与进来,享受足球的乐趣,足球已成为校园生活的一部分。近年在颐康海岸基地进行的吴川校园足球赛,高屋小学的成绩都不错。基地负责人邓匡生表示,高屋小学的足球水平这几年进步很快,也带动了吴川校园足球水平的提升。

2008年,高屋足球俱乐部经吴川市体育局批准正式挂牌成立,如今已拥有五个不同年龄段的梯队建制,包括小学两支、初中一支、高中一支、成人一支,各支队伍都取得了优异成绩。“我们五个年龄段的梯队最大特点就是招之即来、来之能战”。高华新认为这是乡村足球的一大亮点:“我们高屋村目前有约4000名村民,有300多人从事足球教练、裁判、球员等与足球相关的工作。全村人都非常喜欢踢球,上场的有兄弟,甚至有父子,只要一听说有比赛,别提多兴奋”。据高华新介绍,每年春节期间的“迎春杯”,填鱼塘而建的高屋村足球场最多时有几千名村民来看球。

如今,高屋村民走到哪就踢到哪,“高屋足球”已成为该村最响亮的名片。吴川足球协会主席何超炜指出:“从校园足球到乡村足球,高屋村球场打通了距离上的束缚。孩子从学校到家就一公里,在学校接受完足球训练,回到村里还能继续踢球,这是难能可贵的。从娃娃抓起,把足球基础夯实,乡村足球振兴指日可待”。

在吴川梅菉街道910足球俱乐部的照片墙上,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尤其引人注目,这是俱乐部在1988年参加吴川“国庆杯”足球赛的合影。15名球员排成两排,身穿时代感十足的圆领球衫,虽然因岁月流逝,照片上的面孔已有些模糊,但脸上洋溢的灿烂笑容清晰可见。它诉说着910俱乐部39年的历史、吴川市草根足球的发展史和队友们的兄弟情。

在910足球俱乐部的会客室,照片中的陈伟明、吕强、曾观水、曾宪辉等元老侃侃而谈,回忆这一段40年的足球情。他们从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儿郎,变成如今两鬓斑白的足球“老炮”,岁月改变他们的容颜,但不变的是对这项运动的一往情深。

吴川910足球俱乐部成立于1983年9月10日,成立时间即名字的由来,由陈伟明、曾观水等十多名热爱足球运动的少年组建,目前队员人数超过80人,最年长的球员62岁。他们常年参加吴川市等地的业余足球赛事,参赛场次不计其数,长期致力于推动吴川足球运动的发展。

“俱乐部刚刚组建时,我们都是十四五岁的少年,我记得那时候一件球衣要几块钱,材质类似现在的毛巾,但我们依然统一着装,即使没有教练带队,也要去赛场上拼杀。大家一起为足球欢呼、流汗、流泪”。在俱乐部创始人陈伟明看来,志同道合的队员们最有认同的是对足球的感情和兄弟情义。

作为俱乐部的元老级人物,曾观水平常有自己的工作,但一有空就会投身到吴川的民间足球赛场去当裁判、踢球赛,也会时刻关注吴川人在足球领域的发展,“每当看到职业联赛的赛场上有吴川人的身影,我们的内心是热情澎湃的,那是发自肺腑的感动。我觉得足球让你的内心产生原动力,驱使你关注足球、热爱足球、享受生活”。

曾宪辉更看重足球的传承:“我们每一个人在儿时都有自己的足球梦,当无法实现时,下一代的传承就显得至关重要。”在曾宪辉的影响和引导下,他的儿子曾宇明已踏上职业足球的道路,目前在山东鲁能梯队效力。

明年,910足球俱乐部将迎来40岁生日,队员们平常在俱乐部一起踢球、看球、侃球,把酒言欢,共叙情长。你陪我踢球,我伴你到老。携手39年,他们将继续在这片足球热土上一路前行。(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来源 羊城晚报·羊城派策划 陶 勇统筹 林本剑采写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柴智 林本剑 范晗越责编 钟闻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