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C携手爱奇艺解锁Z世代人生中第一个“潮流数字头像”

爱奇艺热播综艺《中国说唱巅峰对决》于中秋落幕,除新老rapper高能对决的看点之外,节目中的数字徽章互动机制也颇受关注。

为了提升互动性和趣味性,节目联手ARCC阿科数字厂牌(以下简称ARCC)首次尝试推出十二个限量版数字徽章,分别对应《中国说唱巅峰对决》的12期节目,观众在观看的同时可以寻找隐藏彩蛋,从而收集碎片,合成当期数字徽章,这也是国内第一个数字互动徽章平台,其玩法让不少年轻人拥有了他们人生中的第一个“数字徽章”。

除了数字徽章,近两年来成为年轻人在虚拟世界的身份标识的还有“潮流数字头像”。从斯蒂芬库里、贾斯汀比伯、周杰伦、余文乐等大牌明星,到阿迪达斯、古驰等一线消费品牌,无一不是数字潮流头像的忠实拥趸。

但从普及程度来看,或许仍有很多人对何为潮流数字头像一知半解。比如潮流数字头像究竟有什么实际价值?为什么一张虚拟的数字图片为何动辄能卖上十万、百万美金?

从海外到国内,在数字潮流头像这个备受瞩目的新兴赛道上,一些新的故事正在发酵,问题的答案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潮流数字头像是一种以数字藏品形式存在的带有版权性质的头像,在海外一般也被称为PFP (Profile Picture)。

它可以被用作社交媒体个人主页的资料图片,简单来说,类似于某个人在虚拟世界中的“身份证”,可以彰显出使用者的身份、品味、文化背景等。

唯一性和稀缺性是潮流数字头像的两大核心价值――基于区块链技术研发,经认证的潮流数字头像独属于藏家,且往往限量发售、数量稀缺,不可被他人复制。这也意味着,除了让用户获得展示性满足之外,在虚拟社群中,潮流数字头像也是一种具备收藏和投资价值、可用于交易的商品。

一位叫Mr.703的网友在Crypto Punks(加密朋克)项目刚上线多个头像,现如今藏品总价值已经增长到900万~1400万美元。

回溯潮流数字头像的诞生,随着Web3.0时代的到来,物质概念被进一步弱化,虚拟社区则日渐壮大,对于想要参与到某个虚拟世界中的用户来说,一个可以彰显“自我”的数字化身必不可少,数字潮流头像就是在这种潮流中应运而生的。

海外流行的数字头像流通平台包括Opensea、Niftify、Rarible等,其中Opensea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用户可以在平台上铸造、展示、交易、拍卖各类数字藏品,目前有50万活跃用户,每月处理数十亿美元的交易量。

Opensea等海外平台给国内的数字藏品行业带来了很多开创性启示,而真正让普通用户直观认知到潮流数字头像的,往往是一些全球知名的PFP类代表性项目,比如鼻祖型选手加密朋克(Crypto Punks)、让明星们集体“疯狂”的无聊猿游艇俱乐部(Bored Ape Yacht Club)、全球范围内热度快速飙升的Azuki、Meebits等。

相传库里曾花费约合18万美元购买了一个身着黄色花呢西装的猿头像。环球音乐则成立了四只无聊猿组成的超级乐团 KINGSHIP,将转化成 3D形象,让它们未来在虚拟现实或真实现场做表演。阿迪达斯、中国李宁等品牌也曾联合无聊猿推出过周边产品。

近年来,整个数字藏品赛道面临着内容同质化、难以突破小众圈层的核心问题,而数字潮流头像这一细分类别因为具备通俗易懂、受众广泛的天然优势,可以说它的“入场”成功为数藏行业开辟出一条新的增长曲线。

相关数据显示,潮流数字头像的市值目前突破10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已经超越游戏类、艺术类、实用类等类型的数字藏品市值。

比如海外数字藏品大多创建于公链,数字头像可以在不同平台间流通,平台的作用并没有那么突出。而国内市场上,平台各自为链,藏品基本在内部流通,平台在生态链条中占据着主导型角色。

自2021年起,阿里、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巨头先后上线过鲸探、幻核、灵稀等平台,因其主要提供古玩、字画等传统风格的数字藏品,社交性和流通性相对较弱。相较之下,潮流数字头像这一品类虽是后起之秀,但其背后的驱动力是青年潮流文化和兴趣圈层文化,拥有更强的社交型内核,藏品短期炒作的属性也在减弱。

另一方面,海外潮流数字头像的发展已经逐步向成熟期迈进,创作者准入门槛比较低,市场供大于求。而在国内,数字藏品由平台严格把关,实施管控发行、定价销售,且由于客单价还普遍处于低位,发布即刻售罄的情况屡见不鲜。

9月6日,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正式对外发布了《数字藏品通用标准1.0》,这也是全国首个面向数字藏品行业的通用行业标准,为国内数藏行业的规范化发展指明方向。

大环境的有序导向、消费代际更迭、潮流文化向年轻主流文化过渡,这些利好因素都在拓宽潮流数字头像行业在国内的发展路径。而对诸多新兴平台来说,如何开辟出更多的创新玩法链接起这一届年轻人,成为必须思考的核心命题。

根据阿里数据,Z世代贡献了潮流消费28%的份额,且消费增速超过400%,几乎为整体市场的两倍。以Z世代为代表的年轻人成为潮流消费的主力选手,他们的认知和行为也在重新改写消费市场。

从消费观与消费习惯上来看,Z世代存在以下3个核心特性:愿意为个人的兴趣和喜好付费;拥有强烈的社交情感需求;更加偏好体验型消费。而潮流数字头像之所以受年轻群体青睐,与这些特性的契合不无相关。

以爱奇艺与ARCC的合作为例,从试水数字徽章到推出数字头像,双方持续在数字IP价值和年轻态生活方式上做出探索。今年7月,爱奇艺在其王牌音乐综艺《中国说唱巅峰对决》中,联合ARCC推出了一种数字徽章的互动玩法,这也是国内综艺节目对数字徽章形式的首次尝试。

数字徽章又名POAP(Proof of Attendance Protocol),在区块链上进行铸造,包含于某特定时间相关的图像和信息,每个徽章都有唯一、不可变的序列编码,可以通过徽章收集,来作为持有者生活经历的数字表示。

爱奇艺发布的12款POAP徽章通过ARCC平台铸造,各自对应综艺中的12期节目,观众需要在观看时寻找隐藏彩蛋、收集碎片,通过合成来领取数字徽章。

与此同时,ARCC徽章系统可以将不同用户、不同项目链接起来,形成一个全新的社交宇宙,人们可以在这里寻求自己的“伯牙子期”,也可以借助徽章去探索新的宇宙,和完全不同的个体建立联系。

这种强互动、沉浸式的体验型沟通机制,承载着一种记录生活的新方式,成功联结起大批潮流文化先锋青年,不失为数字藏品创新传播一个典型案例。在此之上,潮流数字头像的普及也有了相应的受众基础和认知铺垫。

近日,ARCC又顺势推出了“说唱明星数字头像”藏品系列盲盒,该系列作品是由Lexkon Liu、Yokoteen、flashFLASH等艺术家和时尚潮流设计厂牌,为潮流综艺“教父”车澈,以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选手杨和苏、乃万、王以太、盛宇、GALI等人打造的潮流数字头像。

来自HRD Artist Label工作室的日本油画艺术家Yokoteen,以清爽、干净的创作笔触而扬名,作品往往流露出动物与人类自然共生、彼此依存的微妙世界。比如此次他为乃万创作的潮流数字头像,讲述的就是一个rapper与拟人化的金毛犬、白猫、大熊共处一室的故事,风格和谐静谧。

潮流插画艺术家Lexkon_Liu,同时也是ICVA国际视觉艺术协会会员、美国插画师协会成员,他为GALI创作的数字头像系列基于插画元素,结合了Demon King、Cyberpunk、Vision World的灵感所打造,以高饱和度的撞色效果和涂鸦风格来彰显Z世代潮流。

诞生于中国广州的flashFLASH,则是一个以数字创新为核心的时尚潮流设计厂牌,其为盛宇打造的系列作品运用了热成像光暗和色彩对比,通过硬质的光学图形来表现rapper的风格故事,同时又保留了一定的写实手法来凸显情绪的真实性。

这也是国内rapper明星首次发行数字IP,该系列藏品盲盒在9月14日15日上线分钟即售罄,总销售额达到百万元。

说唱原本是小众文化,在国内音综的带动下走出地下,成为自由、真实、有态度的代名词,逐渐占据年轻人潮流文化的高地。现如今,基于说唱衍生出的生态版图已经开始浮现――当我们谈起说唱,认知中不仅是单一的音乐形式,而是涵盖了社交、穿搭、娱乐等维度的综合性潮流文化。

也因此,同样以潮流青年为受众的数字头像行业,借助说唱文化的势能来寻求新的增量,不失为一个高度适配的选择。像是ARCC通过rapper明星们的流量聚集效应,为数字艺术作品带来了更高的热度和话题性,也由此激发了更多的年轻人对数字头像的兴趣。

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来看,当生理和安全需求被满足之后,人们追求的是社交性需求、被他人尊重以及自我实现。以Z世代为首的这届年轻人,成长于国内经济高速增长期,自小物质条件优渥,他们在社交联结、身份认同等方面的“精神性需求”要比任何一代都更为迫切,甚至演化为一种新的“刚需”。

潮流数字头像拥有唯一性、稀缺性、创新型等特质,正在逐渐成为年轻人的新型“社交货币”。出于自我表达、圈层社交、情感联结、身份和价值观认同等精神性刚需,未来每个年轻人或许都会拥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潮流数字头像。

在这种潮流趋势的背后,作为数字徽章POAP和说唱明星数字头像等案例的操盘手,ARCC也由此进入业内视野。

成立于2022年的ARCC,是一个新兴的潮流内容平台,旗下拥有众多潮流内容、加密艺术、数字藏品的原创以及知名IP授权,团队成员来自于顶级美元基金、一线互联网公司高管和国内顶级潮流主理人。

技术层面上,ARCC平台依托于BSN的区块链技术和AI技术,通过加持加密算法和云计算能力,为内容创作者和版权拥有者提供服务。为打造可信任的版权体系,ARCC在智能合约与业务应用层内实现整合与数据交换,以实现公平、实时的收益分配。

推特KOL Shrimpwen曾提及,“潮流数字头像是IP的新范式,是虚拟世界的新品牌。”可以预见的是,潮流数字头像的终极形态必将是一个超级IP。

在不久的未来,ARCC也将推出旗下原创潮流IP系列“好家伙good fellas“,立志于打造出元宇宙第一潮牌、数字领域的supreme。在ARCC看来, 在传统世界培育一个品牌可能需要数十年时间,但是在元宇宙,可能只需要半年。

除此之外,今年9月~11月,ARCC还将作为指导单位,联合中青在行动、典籍文化共同举办2022 第一届“阿科杯”数字潮流头像设计大赛,为全国高校艺术设计专业的学生们提供一个新的竞技舞台,从人才培养和选拔层面为数潮头像产业输入更多的可能性。

无人收割机通过程序设定,在稻田内按照规划路线进行收割作业。据悉,该“无人农场”通过“云端”管理,掌上操作的方式,使无人机械可覆盖农作物生产种植的每一个环节。

金秋时节,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东朗镇摆阿苗寨举行晒秋活动,“晒”出丰收画卷。

近日中国海警局直属第四局开展海上执法训练,围绕编队航行、海上登临制控、应对海上恶劣天气、舰艇协同训练等重难点科目,开展训练,全面提升舰艇维权执法能力。

“三亚人民心怀感恩,永远铭记”“感谢守望相助,待疫情散去,我们后会有期”……9月12日中午,伴随阵阵掌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援琼医疗队15名队员返程。

在位于中缅边境的云南腾冲,有一家三代人,他们从军装的“橄榄绿”转变到警服的“藏青蓝”,半个多世纪来接力戍卫祖国西南边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